回首页全部列表 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之一波三折》本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之随遇而安》上篇:《2015年图片小记》

 

2014年五月:曼谷之随遇而安
  yue, 12/15/2015


 

曼谷一日行程 (5/6/2014): 黎明寺(郑王庙, Wat Arun) - 玉佛寺/大皇宫 (Wat Phra Kaeo/GrandPalace) - 卧佛寺 (Wat Pho)
曼谷半日行程 (5/7/2014): 四面佛 (Erawan Shrine) - 机场
基本费用(泰币):轻轨BTS一日通票 130,游船一日通票 150, 黎明寺门票 50, 玉佛寺/大皇宫 门票 500, 卧佛寺门票 100, 卧佛寺按摩 420。

五月的曼谷之行,我几乎没做规划。自四月春假到五月科学队募捐,繁重忙碌的活动接二连三,时间紧张是一个原因, 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心境的变化。 - 相比以前,我不再那么急切, 不再那么唯恐错过。

人与人是讲缘份的。人与风景也是讲缘份的。不论走到哪里, 都会有惊喜,也会有遗憾。 计划虽好, 变化也能更佳 ,凡事强求不得,不如顺其自然。

泰国型如象头, 首都曼谷正位于象口。湄南河如咽喉,纵贯市区,前接暹罗湾,后连内陆。 曼谷的三大名胜 - 玉佛寺/大皇宫,黎明寺,卧佛寺 - 皆位于大河中央, 隔岸相呼应。 五月六日一夜安睡自然醒, 初步计划先坐轻轨到港口,再乘船沿河游览,上午先去玉佛寺/大皇宫,下午卧佛寺黎明寺, 傍晚回返欣赏黎明寺河上夜景。时间来得及的话, 再去品尝一下泰式海鲜。

一路走来, 但觉曼谷与北京相似又不同。车流拥挤,人群密集, 在任何一个地方做个立方切面,自高楼大厦到小店小摊,从开车的骑摩托的到行走的,各色人等,都能完完整整得看出一个社会上中下不同的生活层次,曼谷与北京外观面藐颇为相似。曼谷街头巷尾常露庙宇,湄南河水蜿蜒, 佛教国教定心, 内在气质却又不同。或是因为泰语的柔缓, 或是因为泰人的微笑,也可能是我心情散淡, 走在五月热似仲夏的曼谷, 相比走在北京街头, 感觉更轻松了些, 更“泰”然自若了一些。

佛说世上唯一的常是无常。 曼谷游览的第一站就开始了变:稀里糊涂未到玉佛寺就提前下了游览船。 顺变而行,因此先去了黎明寺。

黎明寺 (War Arun) 是高棉风格的舍利佛塔, 中塔三层递进喻佛教欲界,色界和无色界之三界。阶梯陡峭近90度,喻修佛脱欲之难。塔身虽不算很高,也爬得气喘吁吁。黎明寺大约有250年的历史,已见证了三个朝代的更替。在黎明寺登高远望, 大半个曼谷尽在眼前。 这个大城市此起彼伏,无时无刻不在演译着七情六欲。 站在塔顶,看众生苦,众生乐, 众生忙, 众生闲,看众生渺如尘, 我也是那其中面目模糊的一粒,身心俱在欲海沉浮,忽上忽下,浮躁茫然,常常渴望着定力与静心。


近中午到了玉佛寺/大皇宫。玉佛寺 (Wat Phra Kaeo) 与大皇宫相连, 属于皇家寺院, 供奉着泰国最尊贵的玉佛像。玉佛寺庭院大,密密麻麻布满了十几栋建筑。玉佛寺供奉的佛像却很小。身外曾涂泥灰,被当成是泥佛像的翡翠玉佛,小的似乎可以一捧在手,像一颗心。

玉佛寺建筑群,贴金饰亮,金碧辉煌,让人几乎不能直视。 顶尖檐钩,风格各异,让人一时无法分辨。游客熙熙攘攘,我看了几处, 便被富丽堂皇闪昏了头。时值午后天沉有隐雷, 几欲离开, 却见三位少女捧着大把的鲜花, 不受干扰, 不言不语, 环绕着大雄宝殿门廊, 轻轻静静得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她们是来朝圣的吗?或是来还愿的?外面的嘈杂似乎都被她们屏蔽了,剥离了。寺庙建得再金碧辉煌,是不是也都不过是外相? 最重要的还是一颗温润的玉佛心。是不是有了向佛之心,在暄嚣之中就可以一步步走得沉心定气?

曼谷的第二站体会了定。 之后我没有急着离开,静坐了些许, 因此赶上了寺院安排的导游解说, 得以看到了几乎被我错过的大皇宫部份。


出了大皇宫,沿着小商业街, 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卧佛寺 (Wat Pho)。卧佛寺卧佛像巨大, 佛塔众多, 游人相对稀少。 下午一路走来已是疲乏, 正好到寺中泰式按摩学校放松一下。 按摩出来,将近关门时间,穿院过塔,偌大的寺院空空荡荡。忽听念经声,寻声而去,庙里的和尚正引领着众人念经。泰文经书看不懂,经文也听不懂,随着哼念了几句,却也感受到安宁平和。

离开前,再到卧佛大殿看一看。佛祖侧卧,已入涅槃。靠墙是一排铜钵,换了一袋硬币,放一个,默念一句祝愿。 一个个硬币落到钵里,一声声脆响在殿内回旋,佛听见我的心愿了吗? 佛引领的, 经书所传导的, 从来都不是名利之途, 而是智慧之途。 对我等俗人而言, 踏上智慧之路的第一步就是明白自己吧。

曼谷第三站: 明白了我的愿。

离开卧佛寺已是华灯初上, 没有去吃海鲜美食, 在旅馆附近的小餐馆里点了份简单的汤菜。 顺路在小便利店里买点水果, 安安稳稳回到旅馆。

第二日五月七日, 下午飞机, 上午去我此行最后一站:朝拜四面佛。

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,人们说曼谷的四面佛有求必应。临行前我其实也不知道在寻求什么,那时我甚至不知道四面佛实际是印度教中的创造之神大梵天 (Brahma)。 在我的认知中,凡是救苦救难, 必有慈悲心肠, 都可称之为佛。我向来亲近神佛,但其实内心冥顽不化,将“信”一念十分敝帚自珍,不肯轻易求诺,也不愿把心中这点残存的真心真情轻易交托。人大概总要经历一些得失,才能真正放下做人的孤傲,承认自己的弱小,低下头,坦开胸怀,与宇宙大道大慈心神相通。所谓未知苦处不信神佛。缘份到了,则必有一行。

四面佛 (Erawan Shrine) 位于闹市之中, 香烟缭绕,手拿花串高香, 面对四面佛的金刚容, 竟忍不住泪湿。这一行的波折都有了因果,心事都有了信托。 曼谷一行转了半个世界, 来到这里,终于找到了我的目的地 -- 不是为了美景,不是为了美食,也不是为了所谓旅行,我来曼谷, 终于可以说是为了与神佛亲近,是来朝圣。

曼谷第四站: 托付了我的信愿。

四面佛之后的曼谷一切顺遂。 中午回到旅馆结帐。算来还空余两小时,便想去购物城看看。周围人都说时间太紧, 我尚在犹豫, 巧遇同去机场的福建男孩,就一起租车直奔机场。途中大雨,如果去购物城,必要淋一身雨。机场取滞留的大行李多耗了一小时,去吴哥的飞机居然没有通知提前了一小时, 如果没有直奔机场, 必然会误了班机。自吴哥返回曼谷飞北京的当日, 全城游行导致交通堵塞, 好在我并不需要出机场, 免了麻烦。如此种种,皆随遇而安。这一切,应有神佛的眷顾。

谢谢您。一年半后的此时,夜幕将垂,屋内宁静温暖,又是一日平安。 回想这一路,所有的安排都大有深意, 断断续续记下这些点滴,心里充满感恩。 谢谢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