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页全部列表 上篇:《静水深流二零一四》本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之一波三折》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之随遇而安》

 

2014年五月:曼谷之一波三折
  yue, 11/20/2015


 
二零一四年五月独自返乡, 顺路去趟曼谷和吴哥。

朋友问:“独自旅行你不害怕吗? ” 我说:“独自旅行最是轻松。不用操心安排家人行居, 一人自由自在, 有何可惧呢?” 又有朋友提醒曼谷政局不稳,我说:“行程在即,车到山前必有路,随遇而安吧。 ”

2014年5月4日,周日。 9点乘 Delta 中转纽约中国航空飞北京,再经北京到曼谷。每次旅行,都难免会有些小插曲。此次曼谷行,却是一波三折。

第一折:晨6:30 到了车站准备上机场大巴,发现小行李箱忘在了家里, 回头拿行李, 耽误半小时。

第二折:7:30到机场,得知去纽约的飞机因机械故障取消。
办理登机手续的是一个英国口音的中年女子。她先帮我转DELTA经DETROIT飞北京,行李托运送上了运输带, 才发现两大航空公司没有协议,无法办理转航手续。
我问:“ 我们还有什么选择?”
她答:“只有飞往纽约。最近一班是去纽约LGD。你需要再乘车去往JFK,去国航再重新办理行李托运入关手续。”
我再问:“纽约的交通堵塞,两大机场相隔很远,之间起码一小时车程,来得及吗?”
她说:“所幸是周日, 交通应该不会繁忙,我们会安排好专车接送。大概正好能赶上。”
既然这是唯一能够赶上飞北京国航的选择,虽然很是紧张繁琐,但总要试一试。 我说,那就这样吧。

等待追回行李, 重新办理登机托运手续的时候,那位女办理员跟我抱歉说: “我办事急, 手比脑快,没搞清楚就把行李先转走了。” 我说:“没关系,你也是想节省时间。” 聊了几句, 她问:“你是学什么的? 处事很理性。不着急,不抱怨。”
我笑。 我心里焉能不急。 抱怨有什么用呢? 我们不是来争对错是非的。 我们的目的是赶上转机。

等终于办好一切手续,离登机不过只剩了几分钟。到了纽约,并没有专车事先等候 ,虽拖延了几分钟,好在一路相对顺畅到了JFK机场。到了JFK,行李需要重新排队托运,纽约安检格外严且慢, 虽然磨磨蹭蹭,好在也及时登上12:50飞北京的班机。

旅行难免有意料之外的波折, 只要不急不躁, 从容应对, 就可以化险为夷。其实有什么呢?最糟也不过是重新安排飞机旅馆行程,路上多耽搁几日麻烦一些, 又哪里就是世界末日了呢?

旅行是学习的过程。除了文化风俗,历史建筑, 宗教信仰, 还有生活感悟。

曼谷之行因此学到的第一课是: 从容。

此次航线也算颇为辗转。 飞机自纽约经加拿大, 北极, 东北, 经13个多小时抵达北京。 在北京机场休息5个小时之后,我又上飞机经4个小时抵达曼谷。 过家门而不入,皆因我一意孤行, 要走一趟曼谷及柬埔寨的吴哥。

抵达曼谷机场已是当地半夜12点。 取行李时意外看见一名英俊小哥手持写着我名字的大牌。 我心中暗赞曼谷旅社服务周全, 居然可以进到机场接人。却不料那年轻人说:“对不起,您的行李滞留北京,未能转到曼谷。” 因是回国探亲,不可避免又满满装了两个箱子。在纽约办理行李托运时我曾特别确认行李流程,奈何大概是北京的工作人员太过认真好心,想替我走一点捷径。

刚落地曼谷便当头第三折: 行李未能随机到达曼谷。

曼谷深夜,在机场买了个当地的手机卡,给机场留下旅馆联系信息,我随身只带着护照,信用卡,足够的现金,简单的洗漱用品, 还有我的相机, 独自坐上旅社来接我的汽车, 踏进了夜色明暗倏忽的曼谷。

临行前曼谷新闻颇是动荡,投票罢免总理英拉的日期将近,反对与拥护的双方对恃情绪日烈。路上我问司机:“曼谷近日政局是否稳定?”。 司机只是憨厚得笑着点头,他听不懂英文。

旅社安静幽雅,前台的小姐含笑寒喧。 泰国女子说话温柔轻缓,有一种蕴贴人心,特别舒缓安慰的风情。 入乡随俗, 随遇而安。 一居室宽敞舒适,一张大床睡得安稳无忧。清晨推开窗户, 但见高楼低屋交错,车水马龙之声隐隐约约,曼谷有着一种与北京十分相近的热闹都市气息, 令人亲近。不管政客如何搅动风云, 小老百姓们总要过日子,其实还有什么比油盐酱醋安居乐业更重要的事情呢?

在曼谷两日,第一天去看了黎明寺,玉佛寺/大皇宫,卧佛寺, 第二天去拜了四面佛。晚上累了,就在旅社附近小餐馆随便吃点东西,小卖部买点水果鸡蛋当早餐,那两日 过得平静祥和,未觉任何不安异常,我整个人也十分放松。

第二天晚上才送到的行李,我几乎没有用到。身外之物少了,人才能真正体会到“简单”的好。 我并不需要一箱子的面面俱到或者忧心重重。 一本护照,一点钱,一台相机,一个安身之处,一点洒脱心态,走天下足已。

曼谷之行学到的第二课是: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