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页全部列表 «上篇:《小小VAMPIRE》本篇:《走马观花看赌城 4-1: 天工》下篇:《走马观花看赌城 4-2: 石穿》»
《走马观花看赌城 4-1: 天工》
(2005-4-25)

从赌城到大峡谷, 单程近三百里, 来回需一天。

车平淡地向前行, 我倦怠地望向窗外。路渐行于崎岖, 一边是高岩, 一边是陡崖, 一线横跨拦截科罗拉多江的, 是胡佛巨坝, 是世界之最的人造密德湖。所谓遇山开路,遇水搭桥。 人指天指地, 说我要水变电, 让江变湖,让荒漠变繁华,让人顶天立地, 这里, 我们。

眺远处, 湖光滟潋, 一望无尽。西部良田万顷, 北部灯火灿烂,水花四溅的绿洲幻境均得益于此。观近处, 水面与往年水线相离得恼人。 少雪缺水的年候,人的需求还在膨胀着, 不知为何,我看着这钢筋混凝的宏伟,在昂扬之余, 竟有些黯然。

过了大坝, 便是亚利桑那州。 四月晴朗朗的好天气,微风和煦,满怀的浮世繁华被轻轻地一层层剥落, 人的喧闹渐渐远离, 慢慢铺展开来的是黄沙厚土,恢复到大自然慎重的原意:这里,荒漠。

荒漠之上植被稀薄, 黄的土与绿的草, 相间相托, 绵延不绝。偶尔, 几片浑圆的山坡闪现, 几个石岩凸出凹立,远山峰顶几抹雪白。柏油路平直纵横其间, 像一条黑色绢带试图搂住这一大片的空阔。

零散地也看到些人家。 比如那开飞机展馆的两兄弟, 在路边生龙活虎地排列着各式老飞机; 比如那个与我们擦车而过的拖着一个小水箱的小卡车, 往远处运送着点滴惜水的日子;比如那条有美国主街之称的66号老路, 自芝加哥跨八州连至洛杉矶, 当年的繁华如今只留凭悼的余韵。大漠,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荒凉单调。

天是蓝的, 云是白的, 浅浅的绿草, 时而有黄花一簇簇。 向前行处竟慢慢地有了灌丛,甚而有那么几棵可称之为树了。再深处, 是否有小小的仙人掌在展开着清艳的美丽?是否有人在过着平平淡淡的好日子? 天高云稀, 风过无痕, 一切仿佛清散, 平静,神秘, 有一些我不懂的画面,有一些我不解的音符。

迷迷糊糊中我竟然睡着了, 忘记了回头的都市笙歌, 忘记了看不尽的远方, 生命似乎可以停顿于此。 或许, 造物主也要给自己留一个简单的空间。


资料:

1。 胡佛大坝 (Hoover Dam)
Height: 726.4 feet (221.28 meters)
Crest Length: 1,244 feet(379.2 meters)
Top Thickness: 45 feet (13.7 meters)
Bottom Thickness: 660 feet (201.2 meters)
Composition: 3.25 million cubic yards
(2.5 million cubic meters) of concrete.

2。 密德湖水库 The Reservoir (Lake Mead)
Length: When full 110 miles
Shoreline: 550 miles
Capacity: 28,537,000 acre-feet , including dead storage
Maximum depth: 500 feet
Area: 157,900 acres
Elevation: 1221.4 feet

3。JOSHUA 树
很有意思的一种沙漠树。 全世界, 它独居此地。所有的蝶蛾, 它仅认一种 (PRONUBA MOTH)。 一树一蛾相依为命,相映成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