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列表«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玉佛寺大皇宫之庙宇观(2-1)》本篇:《悦记:草木青》下篇:《清白之年》»
单文列表«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玉佛寺大皇宫之庙宇观(2-1)》本篇:《悦记:草木青》下篇:《悦记:农家乐》»


《悦记:草木青》
(5/4/2017)



傍晚饭后, 天色尚明,依窗看屋外, 雨细,草青, 花嫩。

门前的樱花树今年开得很圆满,一树繁花。 这几日花瓣由白慢慢转粉, 这场雨下来,散落了大半,被风一吹, 铺在了邻家的车道上,被浅浅得压出两道水印, 令人怜惜。去年,树皮剥裂了很多。入冬前我曾费了很大力气修补,还给它缠了一圈圈的保护带,白色的, 远看就如受伤打了绷带被看护一样。 今年它依然这么挺拔这么这么美。一花一季, 不知这树还能再坚持几年。每天傍晚回家,我总会在树旁停留一下。或者就像这样,饭后坐在窗边,把它看了又看, 也算是陪它一陪, 或者说让它伴我一伴。

樱花树下发出了一些小枝, 有一枝略大,今年居然还单独开出了两三朵花。 要不要把它分出来移栽呢? 要不要呢? 去年就犹豫过, 今年还犹豫, 那就再等等吧。




门前最早开花的树是樱花, 最早开花的灌木是小杜鹃。 杜鹃花一半枝条被冬雪压得歪斜半折,紫花一团团也不太在乎, 半高半低缀满了枝。 孩子儿时的一个小花豹玩具,这些年一直被我放在邮箱上,成了我们的专职护卫, 和花守在一起,正如猛虎嗅蔷薇。

接下来的应该是郁金香了。去年我在门前间插种了几丛, 种的地方颜色品种等都记不太清了, 好在它们自己知道。 路边几株刚发的新叶,不知是被鹿还是兔子, 一口 咬掉了大半。 或者是松鼠? 几个小球根都给翻了出来。

被咬掉一半的小小郁金香仍倔强得开出花来。

去年大夏天里给玉兰花和丁香搬了个家。向来很大很多很灿烂的玉兰花, 今年只有小小的三四朵花。 虽然又小又少, 已是惊喜。不急, 不急, 只要能恢复就好。丁香到是十分“泼辣”,绿叶花苞十分繁茂。一个不省心, 一个省心, 也算恰恰凑成一个好了。

我补过的草地会不会长绿呢?被他当枯枝剪短了的绣球花会不会长高呢? 屋檐上一只鸟儿衔着草,也是满怀着期待。。。



已识乾坤大,犹伶草木青。长空送鸟印,留幻与人灵。 -- 马一浮(1883年4月2日-1967年6月2日), 中國国学家.

单文列表«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玉佛寺大皇宫之庙宇观(2-1)》本篇:《悦记:草木青》下篇:《悦记:农家乐》»
全部列表«上篇:《2014年五月:曼谷玉佛寺大皇宫之庙宇观(2-1)》本篇:《悦记:草木青》下篇:《清白之年》»